用户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140|回复: 4

冷门功夫之牵郎猪的(也抢发一贴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9-26 10:1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薛山飞胡 于 2013-9-26 23:17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牵郎猪的

    牵郎猪,翻译成普通话就是赶着公猪到别人家给母猪配种。这个行当,被徐自强干得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
    在他之前,牵郎猪只能算是个低等职业。牵一头大“郎猪”在乡间走来走去的,往往是一些老光棍。脏兮兮的人,脏兮兮的猪,从这个村溜达到那个村。哪家母猪“叫春”了,人和猪立即赶到。说良心话,这是个紧俏并且十分重要的行业,事关母猪的生育大事,稍有延误,发情的母猪有时会拱翻猪圈逃之夭夭,农人指望的那几个油盐钱会不翼而飞。但这个事情毕竟有点不洁、有点晦气、有点“下作”,牵郎猪的人便给人一种没脸没皮的感觉。尤其是有时,有些郎猪经验不足,总是完不成任务,牵郎猪的人就要出手相助,进行技术指引,大家称之为“捧猪卵泡”。乡人们对那些曲意逢迎、巴结权贵的行为,一概贬为“捧大卵泡”,嗤之以鼻。捧人卵泡尚且遭到鄙视,捧猪卵泡受到的轻贱,可想而知。因此,当得知徐自强牵上了郎猪后,乡人们都替他想不通:好好的一个兽医不当,牵什么郎猪?连王麻子都幸灾乐祸地直咂嘴:这个徐自强,活现世!
    但徐自强毫不顾忌,从劁小猪卵子转行为捧大猪卵泡,硬生生来了个华丽转身。他自有一套说辞:我以前做的是计划生育,现在当的是送子观音,两个行当看上去截然相反,但目的都是为了促进养猪大业。他还说,现在这个行当更加好些,一头公猪,就是一台移动精子库,我来钱全靠它了。“不动刀,不用电,干活靠的是零配件。”说得流氓兮兮,得意万分。
    真不是耍嘴上功夫。徐自强确实把牵郎猪事业做得风生水起,人和猪都不同凡响。
    第一个不同,是有声。他做起了广告,变东寻西觅为坐等生意。村头路口的围墙上,电线杆上,凡引人注目处,都可见到他张贴的白纸黑字:“公所桥火炬5队徐自强优质郎猪配种5块”。 这个广告非常滑稽,授人笑柄:哈哈哈,徐自强,优质郎猪,配种5块。笑果好,效果更好,远远近近的母猪养殖户都知道了“徐自强优质郎猪”的大名,一有情况,就会登门相请,徐自强则带上郎猪,及时前往。徐自强对此取了个专业名词:出配。以前当兽医,受人约请是出诊,现在是出配。
    第二个不同,是有色。徐自强白白瘦瘦,颇有名医风范。无论是劁小猪还是牵郎猪,工作时都换上旧外套,做完立即洗脸洗手更衣,永远以整齐干净的形象示人,永远一副笑之咪咪、不卑不亢、底气十足的模样。不仅如此,他还把郎猪也收拾得和他一样的仪表堂堂。他牵出的郎猪尖耳朵,长身子,简直就像一匹马。郎猪的短毛白汪汪的,那一身精壮结实的肉却是粉红的,看上去白里透红,“真他妈妈的漂亮”。让人惊异的是郎猪身子后面的那两个卵泡,格外发达,走动时左摇右摆,成为明显的优势所在。难能可贵的是,徐自强和他的郎猪并不恃美而骄、挑三拣四,而是坚守职业道德对所有客户和母猪来者不拒,来一个配一个。每配一个,就收五块钱。徐自强对郎猪也有奖励,每次完成任务,他就给郎猪喂一个生鸡蛋。“猪表堂堂”加之保养有方,使得徐自强相当自信。他说一配一个准,保证没问题。他打了保票,说:“要是配不上,你找我,我再给你配,配不上不要钱!”对方听出了破绽,乐坏了,说你给配算怎么回事。徐自强似乎有点不好意思:说慌了嘴,说漏了。但下次,他还是这么说,弄得一些养殖户在目送徐自强一人一猪远去后,依然笑得前仰后合。
    第三个不同,是有车,而且是专车。一开始,乡间都是土路,猪走多远都不是问题。当有附近村庄的人上门相请,郎猪随徐自强从村街上走过时,从来都是大摇大摆,不慌不忙,一副舍我其谁和稳操胜券的模样。但后来,村里铺上了石子路,再后来,不光是通村公路,所有的道路都变成了水泥路。“这样不行,猪走得费劲,脚疼呢。”徐自强“肉麻”死了。怎么办?一咬牙、一跺脚,买了辆电瓶三轮车,供郎猪乘坐。可这猪家伙不识窍,第一次死活不肯上车。没办法,徐自强只好把它用绳捆起,押解上车。到目的地后,郎猪好半天才缓过神来,委委屈屈半推半就地完成了任务。第二天,又要“出配”了,徐自强打开猪圈,端了一盆水,准备把猪刷洗干净时,却找来找去不见猪的影子。再一看,郎猪已自己爬上了电瓶车,把徐自强笑得不行:这个猪八戒,倒也不呆。
    第四个不同,是有故事。老话说得好:“人霉瞌睡多,财来精神旺”。 牵郎猪原本是个“倒霉瞌充”的行当,人和猪都灰头灰脸,出没在边缘地带,没人在意,自然就没故事。而徐自强加入这行后,却是另一番气象:人因猪而富,猪因人而贵,人猪互荣,相得益彰。一人一猪,每天都过得精彩万分。猪的故事内容重复,无需明说。徐自强的故事则常有常新、流传颇多。王麻子一直对徐自强心怀不满,大家都不明所以,直到有次他酒后漏话,讲出两件事,众人才恍然大悟。事件之一,是徐自强当兽医时摸一个马马的奶子,被王麻子瞧见过。女方是谁,王麻子醉后依然没说,显然,王麻子对她是真的好喜欢。事件之二,王麻子讲得支离破醉,没头没尾。某个夏天,夜半时分,他喝了点酒,经过肖桂英屋前,看见大门虚开了一条缝,就站定了想听听壁脚。屋内似乎有人,听到他的脚步停在门前,就清咳了两下,是肖桂英的声音。正当王麻子欲走又停时,屋内招呼了,要进来快点,不要让别人看见。王麻子色心一起,也顾不得了,跨步进屋。屋里没开灯,一个软乎乎的身体贴了上来:你这个骚郎猪胆子倒不小。话音刚落,女人觉出了不对,问:你是拉个?王麻子老实的很:王麻子哦。女人嗷的一声,叫了起来,连推带挠,把王麻子推出大门:滚,你滚。然后哐当一声,把王麻子关在大门外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王麻子说,事后他想清楚了,肖桂英开着门是在等徐自强,一开始搞错了人,后来觉出不对,翻脸了。他说,妈妈的,女人身子贴上来竟然没来得及抱,亏死了!
    后来,有好事者如金根之流大胆想象,替王麻子把事情的来胧去脉分析得合情合理。其一,肖桂英等的应该就是徐自强。方圆几十里,郎猪这个外号,徐自强之外再无他人。有人说,肖桂英长得漂亮,在镇上开个小卖部,老公又在宝鸡上班,国家户口,怎么看得上徐郎猪?金根对此说法嗤之以鼻:徐郎猪好歹是个兽医,要人品有人品,要钞票有钞票,小伙子响当当的,一点不推板。肖桂英独守空房,对他动了心思也是理所当然。其二,事情应该是徐自强惹起来的。他的猪流氓,作为流氓的主人,作为流氓的培养者和指使者,金根们觉得,徐自强也是流氓。这个流氓家伙有一张粉皮嘴,特别会开流氓玩笑。笑话,有搭讪的作用,传话的作用,试探的作用,也有调情的作用。金根断定,就因为徐自强的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,让肖桂英等了大半夜。其三,肖桂英之所以能在黑灯瞎火情急火燎的情况下察觉到不对,是因为徐自永远干干净净,还喜欢用香肥皂洗澡,身上不可能像王麻子臭气烘烘。这个说法让王麻子很是沮丧,却也服气。其四,自那以后,肖桂英再也没有对徐自强有过好脸色,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,这就很不正常。肯定是徐自强顺嘴一塌,没真往心里去,或者是自家马马看得紧,说好了的事夜上却没能出门,结果害得肖桂英空等半夜还出了丑,她恨死这个狗日的了。这些说法只是被男人们私下里流传得煞有介事,不可能被摆上台面。真相如何,无须深究。
    关于徐自强的故事还有很多,徐自强应该有所耳闻,但却毫不在意。他在众人的轻视、妒嫉、议论中,认认真真、风风光光地牵着自己的郎猪,一牵十几年,牵出了四间楼房,牵成了小富之家。直到前些年,随着农村的城市化,现代农业的规模化,一家一户式的散养猪淡出了历史舞台,牵郎猪这个职业已无用武之地,徐自强才光荣“退休”。在他之后,再无牵郎猪这个营生。
    但徐自强这辈子注定离不开猪,几年前,他又办了个养猪场,养了上百头母猪,几头大郎猪。这些郎猪吃得好住得好,享受着三宫六院谈情说爱的幸福,却无日晒雨淋赶东赶西之辛苦。应该说,它们也和徐自强一样,好日子是越过越红火。
发表于 2013-9-26 12:1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有趣。飞胡的语言现在是越来越出彩了。字体间距可再编辑大些,这样阅读起来比较舒服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9-26 13:1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编辑了好几次,没效果。看来还要好好学习学习。
发表于 2013-9-26 16:3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作水平不敢说比你好,但我编辑水平肯定比你强
发表于 2013-9-26 16:3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真生动有趣,这才是有生活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