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928|回复: 0

谁敢说自己不是埭上人? 小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27 16:3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次去薛家埭,上午10点左右的样子。
前埭上家家铁将军把门,我只遇到了一位妇女:五六十岁样子,在自家门前锄草。
薛家埭原来有村民33户。前两年集中居住,搬走了20户。前埭还剩8户,后埭还剩5户。稀稀拉拉,像老人掉了牙的牙床,关不住风,话说不清了,大概只能称为靖江话所谓“半埭”、或者“夹心埭”了。薛家埭,这个徐周村最西、最北的一个埭,还是徐周村户数最少的埭。
埭前埭后,看不到传统的庄稼了。一行行的桃树,一行行的犁树,一行行的石榴,一架架的葡萄,一行行的玉米。徐周的土地流转始于1992年,全市最早。彼时流转费一亩只有150元,后来才慢慢调整。一开始,老百姓也不理解:自种自收,坛子里不空,扒扒就有。土地流转了,米从哪里来?而且,也没有草烧了。
当然,现在他们的说法变了:随时都可以买米,多新鲜!想法也变了:流转一亩土地,现金可得1000多,大米可得500斤,省下来的力气还可以外出打工,多划算!现在让人发愁的是,这么多农业项目,田间管理用工从何而来?本埭可用劳力数来数去,一个手掌就能数完,只得从外地大量雇佣。
“现在,全村只有两户没有流转土地。一家就在薛家埭,一家在徐家埭。”同行的徐周村村委薛小同介绍。
我们想找埭上的刘汝平聊聊。村里成立了圆梦艺术团,刘汝平是团里的骨干。
可是,老刘也不在家里。几天以后,才在村里见到了他。
刘汝平,今年76岁,马桥镇首任文化站站长。大家都叫他刘校长。确实,他也是曾经靖江教育局任命的马桥中心小学校长、中学校长、成人教育校长。
毕竟是校长,很健谈。谈了他丰富的人生经历;谈了他眼中的徐忠祥书记;谈了他所在的艺术团——虽然刚成立七、八个月,但已经排了十五六个节目了,参加过市里的广场舞比赛,马上还要参加市里的文艺节;还谈到了他的妹婿刘景欣:村里“大美徐周”的题字,就是他的妹婿清明回乡时写的。刘景欣网上可以查到:祖籍靖江,现居上海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刘校长重点谈了艺术团的一个团员。说她原来天天打牌,一个月输掉了7000元!听说成立了艺术团,请了熟人要求加入,还拉了三、四个人一起入团。现在很积极,不仅参加团里一、三、五的排练,还自己组织节目。最近,还做了一把好人好事的主角。某天去接孙子放学,路上碰到人人倒在地上,脸上血肉模糊。她赶紧和别人一起救助。戏剧性的是,被救者居然也是艺术团的!
刘校长说这事报纸报道过。为了验证他没说错,还特地出去找了一张报纸来——
他走路很轻,蛮稳。这位古稀老人,生于斯,长于斯,虽然很早就与农村生活脱离,欣然接受更多的机关、事业单位生活,亦即更为城市的、更为现代的生活,但家在农村,工作对象在农村,退休后住在农村。他的根,仍然扎在农村。他是农村变革的受益者,是农村变革的见证者。现在,他还是农村变革的推动者。
靖江县城小,没有多少人敢说自己不是埭上人。然而,在徐周村,埭上人家的居住形态,传统农业的作业方式,正在不可逆转地改变。新的工作,新的生活,新的精神需求,正在探求,正在修正,正在改善。
人们在逐渐接受改变。在薛家埭,改变由来已久:薛小同的爷爷做过皮匠。村民刘国民、刘国平弄过船,还在横港边开了砂场。薛小同自己,以前养鹌鹑,现在则养了三四百头黑猪。黑猪是泰州牧校提供的良种,能吃到小时候的猪肉味道。专营品牌叫做周博士黑猪肉,小同把摊点摆进了城里的时代超市——改变自然而然,正在由此及彼,由表入里,由浅入深。

独家原创,欢迎分享,拒绝抄袭。联系我们:3240245767@qq.com。关注“靖江日记”,请搜索公众号“jjriji”或者“靖江日记”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