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179|回复: 0

小时候,雨雾天气,我们还能听到龙吟呢! 小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27 17:0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蔡家埭的改造是现代式的:钢结构,水泥墙,“民宿”这样的时髦名词。
传统的工艺不再使用。
在蔡家埭,我们去了何栋明家。老何18岁学的雕匠,雕了二十多年,歇了二十多年。现在,六十多岁的老人了,四处奔波做苦力,上货,卸货,赚钱养家。
以前的吃饭家伙,线锯啦,木榔头啦,大大小小的凿子啦,十多年前有木匠来家做活,随手就送给他们了。帮人家雕床,雕窗,雕八仙桌,自己家啥都没留下。
“现在都是机器雕刻,谁还请雕匠?”老何的爱人说。
老何的父亲是瓦匠,已经过世了。埭上做手艺的,还有两个漆匠。如果道士也算手艺人的话,那么还有一个高汉忠。
现在的道士也是有组织的人。这一片的道士由文昌宫管理,每年年审,发放执照。每月初一、月半,还要到文昌宫做早课的。高汉忠父亲也是道士,本人19岁入行,今年50岁。从每天工资5元做起,已经做了三十多年了。
祠堂没有了,私塾没有了,小庙小庵没有了,小学校也纷纷合并、撤销了,现在的农村,谁还在传播传统文化?
撇开内容不谈,道士勉强算一个。他们人称“先生”,拿得起毛笔,吹拉弹唱都会,剪纸、手工啥的,也能做做。至于过年过节的风俗礼仪,当然更加烂熟于心-——想想,我们的下一代还会像以前一样过年过节吗?
在周家埭,和周宝根老人谈谈,我们发现了同样的窘境:周家埭手艺人比蔡家埭门类更全,瓦匠、木匠、篾匠、漆匠、道士……都有,但不少已经不在人世。现在还在做手艺的,做的也不是原来的工艺了。
在周家埭,还能看到比较完整的“埭”的形态:一字长龙,东西长达1公里。埭长,分成了周东,周西。还有几户出宅,建在别的埭上。为啥这里叫徐周村呢?徐家埭在周家埭后面,都是较大的埭,解放后调整行政区划,就指埭为名,把这一片叫做徐周村了。解放前,这里属双店乡,双店乡分为六个保,徐周村是第五个保。
周家埭有“龙地”,有“蟹地”,有“百脚(蜈蚣)塘”。“百脚塘”形似蜈蚣,徐家埭和周家埭共有。周家埭西是蟹地:前低后高,形如蟹身;前面两个池塘,是蟹眼了;东西两个圆沟环抱,像蟹螯。龙地在周家埭东首,有龙头,有龙角,有龙身,有龙脚。再细节一点,还有龙眼,龙舌,龙须。那更是富贵之地了。这地方经某位风水先生指出后,立马身价倍增。城里人家老了人,会到这里来择地下葬。
据说,有个大户人家相中一块坟地,恰巧是周家埭一户人家的粪池。大户人家说,你家把这个地方弄干净了,出多少担粪,我家出多少担银钱。
三十六担银钱!大户人家得多有钱?!不要说周家埭,整个徐周村都可以买下来了。然而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,一方坚决不卖!风水无价。一卖穷三个埭。为了保住风水,周家埭人家硬是没做这笔赚大钱的买卖。大户人家毫无办法,只得改葬他处。
龙地最后还是遭到了破坏。说是两姓相争,一家挖另一家的龙脉。但不管怎么努力,总也不能成功。一筹莫展之际,来了个乞丐(仙人下凡),受了另一家的气(凡人没有通过考验),帮这家出主意:你们夜间把十三把大锹都深扎在龙喉处,保证有用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满河血水,龙脉被挖断了。
周宝根老人已经82岁了,貌相清秀,看起来要年轻十岁。讲起话来,声音不高不低,思路十分清晰。他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,带我们去看他一手恢复起来的东岳庙,带我们穿过弄堂,去看龙梗,龙舌。
东岳庙历史上风光一时,与白衣堂的白衣殿、向阳村(现改名为朝西村)的朝西铺并称三大庙。东岳庙因为就在六圩港边,旧时交通主要依靠水运,北面的盐城、兴化、宝应、东台,南面的上海、无锡、苏州客船来了,总要到这里歇歇脚,进进香。东岳庙遭过火,所以又叫火烧庙,破四旧的时候,拆掉建了小学。庙不再兴盛,龙脉也被破坏了,但河流依然,左环右抱。从更大的范围来看,还是“二龙戏珠”。
“小时候,雨雾天气,我们还能听到龙吟呢!” 他说:“我们这地方,还是活地。”——
难怪,良友养老院,要把老人们安度晚年的地方,选择在周家埭。


独家原创,欢迎分享,拒绝抄袭。联系我们:3240245767@qq.com。关注“靖江日记”,请搜索公众号“jjriji”或者“靖江日记”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二维码